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司法网 > 新闻动态 > 工作动态
艾滋病日 丨听戒毒民警讲述防艾“心理风暴”
来源:省戒毒局,南方+      发布时间:2019-12-02 10:40   

11月21日,广东省第四强制隔离戒毒所(以下简称“省四戒所”)如往常的安静,戒毒民警们正常地交接班。

这一切,对于戒毒干警汪培元来说,已非常熟悉,从省南丰强制隔离戒毒所“转战”省四戒所,他在艾滋病戒毒人员管教工作上,足足坚守了十年。

一转眼,戒毒民警何志荣从当初一句“服从分配”,不知不觉走到了工作的第四个年头。

而黄海浪是这支队伍的新生力量,他习惯地用小笔记本记下在这里的所见所闻,不仅有许多艾滋病戒毒人员鲜为人知的人生故事,还有不少工作感受。

他们无论是谁,每天都顶着职业暴露的风险,同艾滋病戒毒人员“交心”;从容淡定背后,他们也经历了一次次“心理拉锯战”,一场场“心理风暴”。

像家人一样照顾他们

这两年,汪培元与爱人的“吵闹”“冷战”才消停下来,而那些“闹心”的局面曾前前后后长达了七八年。王培元说,爱人渐渐理解他的工作。

2009年,省南丰强制隔离戒毒所成立艾滋病专管大队,汪培元没半点犹豫地加入了,“我是一名共产党员,我应该主动站出来,主动去!”

可是,为避免家人的担忧,他没跟家里人有半点商量,一直把这个选择秘密地放在心底。何况,很多人“谈艾色变”。

nEO_IMG_1.webp.jpg 

广东省第四强制隔离戒毒所民警汪培元

汪培元说,直到现在,除了爱人之外,家里其他人都不具体知道他工作性质;他在这件事情上始终保持缄默,“还是希望家里人少一些担心。”

面对艾滋病戒毒人员时,汪培元也像对待家人一样照顾他们。他犹记得省南丰所刚成立艾滋病专管大队,60多名民警前去接收艾滋病戒毒人员时,第一个动作就是伸出手,跟艾滋病戒毒人员紧紧握在一起;那个场面很温暖,让不少艾滋病戒毒人员很意外、很感动。然后,民警们将他们引入院区,安排了见面会,给他们递上了水果,就像回到家一样。

甚至,有一次,有一位上了年纪、身体孱弱的艾滋病戒毒人员行动不便,上厕所无法拉裤链,汪培元毫不犹豫伸出了援手。汪培元还告诉记者,艾滋病戒毒人员生病了,很多民警会带他们看医生,甚至送到外面医院留医,并自己掏钱买粥照顾他们。

压力再大也要当好他们眼中的“导演”

最近,何志荣正在参与筹备世界艾滋病日宣传活动,相较于汪培元,家里人基本都知道他从事艾滋病戒毒人员管教工作。2015年,当何志荣得知自己被分配到专管区时,他心里告诉自己,“服从分配,总需要有人去做”;他试着去探探家人的看法,家里人叮嘱他工作多加小心。

真正进入工作状态后,何志荣主要从事教育戒治工作,会遇到一些“刺头儿”,他们不服从管教,何志荣就会多向前辈请教教育方式方法。有些戒毒人员之前吸食的是新型毒品,情绪容易暴躁,一出现口角或打架,场面就难以控制,“一遇到这种突发事故压力很大”,万一戒毒人员之间争执出现肢体擦伤流血,戒毒民警前去制止,是冒着职业暴露危险的。

暖心的是,不少戒毒人员特别注意保持与戒毒民警肢体接触“距离”,尽可能少给戒毒民警添麻烦。

艾滋病戒毒人员身体免疫力极差,身体器官机能极速下降,容易犯肺结核、肝病等传染病。

刚入所工作不久,何志荣就患上了感冒,且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;而何志荣并没有做多想,一边服感冒药,一边带口罩坚持上班,他说:“倒不是担忧艾滋病戒毒人员把病毒传给我,反而是觉担心自己把感冒传染给他们”。确实,艾滋病戒毒人员哪怕是感染了常见的感冒,在他们身上,也会变成“顽疾”。

nEO_IMG_2.webp.jpg 

广东省第四强制隔离戒毒所民警何志荣

每次下班回家,何志荣像很多戒毒民警一样,习惯了先换洗新衣服。自从来了艾滋病专管区,何志荣家里也多了一台洗衣机,专门用来清洗他的警服。何志荣说,家里有老人小孩,他们身体抵抗力弱,尽可能帮他们切断与更多病菌接触的可能。

何志荣虽然工作上面临着各种压力,但丝毫不影响他融入工作,世界艾滋病日宣传活动来临之际,他组织戒毒人员投入节目排演当中,指导他们,让他们收获成长与快乐。如果不是这份工作的需要,何志荣从未想过自己会当节目导演。看着戒毒人员绽放笑容,投来感激的目光,他觉得一切都值得。

愿意成为倾听者,想为他们写书

93年出生的黄海浪,毕业于广东司法警官职业学院,进入省四戒所工作才几个月。他跟何志荣不一样,得知自己被分配进四戒所,他纠结犹豫好一阵,甚至想过放弃。后来,他多处打听四戒所的工作情况,以及在家人的支持鼓励下,他才坚定了自己的选择。

真正入所工作后,黄海浪还是无法很快适应下来,心理压力大,常常夜里辗转难眠。“我一直洗手,一直洗手”,每天上班下班,担心感染上病毒,形成了洗手“强迫症”。

有一次,黄海浪去开关门锁,不小心划破了手,顿时,他心里的所有担心涌上心头,赶紧用消毒水反复冲洗伤口。这次“事件”之后,虽然心里的疑虑随着工作久了掌握相关知识而变少了,但黄海浪爱洗手的习惯依然没有改变。不过有一次,一名戒毒人员擦伤流血了,黄海浪立即上前处理,帮忙包扎,完全忘记了自己的“洁癖”。

nEO_IMG_3.webp.jpg 

广东省第四强制隔离戒毒所民警黄海浪

身为管教干事的黄海浪,最终调整好了自己的状态,投入与戒毒人员面对面的谈心工作当中,他身上总携带着本子,记录下谈心的点滴,这些形形色色的故事触动着他,他总一边好奇,一边怀着同情与理解,想知道更多,他甚至想将来为他们写书。

跟戒毒人员谈心过程中,遇到同龄的大学生,交谈过程并非想象中容易。黄海浪告诉记者,一些90后大学生阅历十分丰富,沉浸在自己的认知世界里,思辨能力强,很难说动他们。可是,黄海浪认识到自己身为民警,首先要树立“威信”,在气场上不能被比下去;以情感为突破口,一步步走近他们的内心。他更愿意成为倾听者,也更愿意将自己比作“医生”,治身治心。

黄海浪也会遇到特别“听话”的戒毒人员。“他们会像一个孩子,很愿意跟我聊天,说说事,谈谈心,帮助他们解决问题,这也是我愿意跟他们聊天的动力。”黄海浪说。 

正值适婚年龄的黄海浪,不介意告诉别人自己的工作情况。同班毕业的警校生,黄海浪是唯一一个从事艾滋病戒毒人员管教工作的;每次跟同学们谈起工作点滴,同学们都投来钦佩的目光;在他眼里,从事同样工作的同校师兄,永远是他学习的榜样。

“我不会转岗”

黄海浪是省四戒所首批特招的应届毕业生。黄海浪早在2017年被录取,而省四戒所启用是在2019年,未启用的两年间,黄海浪被安排在常规所挂职锻炼,接触的是普通戒毒人员。

进入省四戒所工作后,黄海浪接受了艾滋病知识、防治职业暴露等课程学习,还专门得到一线艾滋病治疗医生传授知识经验。通过这些学习了解,黄海浪心里的疑虑得到进一步消除。

黄海浪也笃定地说:“我不会转岗”,他看到同事间默契搭配,且相互分享经验,尽心尽力关心艾滋病戒毒人员,被大家的精神所感动。

黄海浪感慨到:“艾滋病戒毒人员很难得到家庭、社会的接纳,但是在这里,民警们付出最大的关心,跟戒毒人员建立了一种非常友好的关系。”

不管外面的世界多热闹,从事其他职业的人拿的薪水多高,曾在社会上打拼过一些日子的何志荣,最后还是坚定了当好一名戒毒民警的信念。

黄海浪特别钦佩像汪培元这样坚守十年的榜样,并下定了决心,一定要帮助这些艾滋病戒毒人员涅槃重生。

正是这些平凡的英雄,在不为外人所知的监管场所里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的教育感化着这些艾滋病戒毒人员。他们始终不忘初心,担当着戒毒民警应尽的责任。相信还有很多不为人知的故事,还在延续。